24小时咨询热线 | 029-68510535

《民法典》之保理合同

当前位置 : 首页 > 热点动态

《民法典》之保理合同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0-11-30 * 浏览 : 13
保理合同立法明确化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通过保理融资业务,能够促使商业银行、商业保理公司等为企业发展提供更多的机会与资金需求,尤其是小中型企业的发展,这也与我国最近几年营造良好企业运营环境的发展要求相适应,同时,也是规范保理业务,为保理业务的进行提供明确的法律规范,促使法律发挥更好的指引作用,保理合同虽然第一次通过明确立法来规范,但保理业务已经是我国经济环境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这也是我国对保理业务更好的监管,营造良好的社会经济秩序的体现。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一条规定,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提供资金融通、应收账款 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保理业务中涉及债权人与保理人之间的保理合同,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买卖合同等基础合同。两个合同中涉及三方当事人,包括债务人(基础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人)、债权人(基础合同项下的债权人,同时也是保理合同中的应收账款出让人)、保理人(一般是指商业银行、商业保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

 

保理业务的一般流程为:债权人与债务人依原始交易合同,形成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应收账款债权;债权人与保理商签订保理合同,将该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保理商或债权人将应收账款转让的事实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就应收账款转让通知进行确认;保理商向债权人支付转让价款,并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贴现费;债务人向保理商偿还债务。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二条规定:“保理合同的内容一般包括业务类型、服务范围、服务期限、基础交易合同情况、应收账款信息、保理融资款或者服务报酬及其支付方式等条款。保理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这条主要是说明采用书面形式,为保理合同的认定提供了参考标准。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三条规定:“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虚构应收账款作为转让标的,与保理人订立保理合同的,应收账款债务人不得以应收账款不存在为由对抗保理人,但是保理人明知虚构的除外。如果报离任在明知债权债务关系是虚假的,那么保理人对债权人的融资行为将被定性为借贷行为,保理人也只能对债权人主张权利。这条规定在之前的最高人民法院的潘立中也有体现。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四条规定: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的,应当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凭证。本条有可能是考虑到实践中存在部分债权人不主动向债务人发送转让通知,故给予保理人单方向债务人发送债权转让通知的机会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五条规定:应收账款债务人接到应收账款转让通知后,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无正当理由协商变更或者终止基础交易合同,对保理人产生不利影响的,对保理人不发生效力。本条可大致可概括为如下三种情形:(1)债务人在收到债权转让通知前,债务人可与债权人协商变更基础合同,该变更对保理人有效。(2)债务人在收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与债权人协商变更基础合同的,需要看变更对保理人是否有利:如果对保理人有利,则变更对保理人发生效力;如果对保理人不利,则变更对保理人原则上不发生效力。(3)债务人在收到债权转让通知后,债务人与债权人基于正当理由协商变更基础合同,即使该变更对保理人不利,则仍然对保理人发生效力。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六条规定:当事人约定有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可以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款本息或者回购应收账款债权,也可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在扣除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后有剩余的,剩余部分应当返还给应收账款债权人。有追索权的保理主要存在以下要点:一是追索权存在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款本息,或者要求回购应收账款债权两种形式;二是保理人基于保理合同所享有权利未能实现的,其权利主张的对象既可以是应收账款债权人,也可以是应收账款债务人,要求债务人给付应收账款;三是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的,基于应收账款对融资的非典型性担保作用,在扣除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后有剩余的,剩余部分应当返还给应收账款债权人;四是该条对于保理人在向应收账款债权人主张返还保理融资款本息或者回购应收账款债权,是否允许其同时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没有明确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七条规定:当事人约定无追索权保理的,保理人应当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保理人取得超过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部分,无需向应收账款债权人返还。无追索权保理人的权利主张路径是,应当且只能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在无追索权情形下,保理人因向应收账款债务人主张应收账款债权所获得的权益,不存在与原债权人之间的分配问题,即保理人取得超过保理融资款本息和相关费用的部分,无需向应收账款债权人返还。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八条规定:“应收账款债权人就同一应收账款订立多个保理合同,致使多个保理人主张权利的,已经登记的先于未登记的取得应收账款;均已经登记的,按照登记时间的先后顺序取得应收账款;均未登记的,由最先到达应收账款债务人的转让通知中载明的保理人取得应收账款;既未登记也未通知的,按照保理融资款或者服务报酬的比例取得应收账款。本条要点有三:一是就同一应收账款订立多个保理合同的,系债权人基于自己享有所有权的应收账款而进行的有权处分,这些保理合同均属于有效;二是该情形下多个保理人主张权利的,对于保理人的权利保护采登记优先主义,即已登记的先于未登记的受偿,(登记是指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公示登记系统进行应收账款登记);三是对于丧失应收账款担保权利的保理人,可依法追究应收账款债权人的违约责任或损失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九条:“本章没有规定的,适用本编第六章债权转让的有关规定。

虽然《民法典》对保理合同的基础框架进行了相应规范,但是在具体操作中,还需要更多的专业机构予以配合制约,同时在诉讼业务方面,应该还会出台较多的适应性司法解释。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
下一条: 保管合同